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捉摸不定精分怪
腦洞可大要冷靜
禮貌尊重不可少
轉載告知是基本
同好開心一起玩
評論點讚很感激

早午晚安大家好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精分光自言自語』達西先生。
今天去大野fan的朋友家看了兩場嵐控。當回一日嵐飯了。然後盡情擼了朋友的貓Darcy,他超蓬超可愛。


得到滿滿貓咪能量了。

獻給摯愛的向日葵~10~

「你最近精神不是很好哦。」


岡田用修長的指尖撫觸琴鍵,一手拄著頭看健,「而且今天這麼熱,你還穿長袖。」

健只是從交疊起的手臂之間抬起頭,帶著疲累的眼神瞄了岡田一眼後又倒下去。

「課業跟截稿日啦。」隨口敷衍了岡田。

「是哦...」岡田依舊維持著手撐著下巴的姿勢,(那,那個人是誰?你怎麼會笨到用帶有輪子的椅子當墊腳呢?穿長袖是要遮擦傷吧?你跟他─...)

健趕忙在岡田看到那段就連他自己都不敢回想的片段之前阻止了岡田的心視。

「你太奸詐了!」

額頭靠在鋼琴上,健不甘心地低聲埋怨:「怎麼可以隨便看我的心。」

(你以為我想看啊。再說,跟我講又沒差。)岡田伸出手指戳了戳健的髮旋,(喂,...

『Kuruma de Gourmet 』vol.744
感覺得出他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失落!

『絵』刹那的森田剛

換個新髮型就要重新練過。

還有我能接受的捲髮是強尼戴普。

『精分光自言自語』
新坑是這種感覺。介於Swing和夜鶯之間。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17-

「喂,大阪貓!」

剛氣極敗壞地伸長了雙臂擋在健前面,義正嚴詞的告訴准一:「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啊!」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准一站直身子,取下口中的花束。

「我跟健可是闊別多時才再次見面的青梅竹馬,我已經暗戀她很久了。這次我一定要讓她知道我的心意,剛你別攔著我。」

「慢著!我不准你這隻莫名其妙的傢伙接近他!」

剛仍執意擋住准一,不讓他靠近健,義正嚴辭地又重申了一次。

「健可是我的男朋友啊!」

「男朋友?」

暹羅貓一臉認定眼前的虎斑貓肯定是頭殼壞掉了的表情。

「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健這麼可愛,才不可能是公的呢。」

那個...

「你才眼睛有問題啦!你不是他青梅竹馬嗎?怎...

『精分光自言自語』
我也很想寫文畫圖打咚咚的過每一天啊。
好想當松岡昌宏。

『絵』新頭貼。
參考的P.2轉微博。
要把六個都畫出來喲。

『絵』Anytime anywhere...

我真的很愛他們這種造型。比方說荒神那樣我超愛。

《健剛健/KGK》Get N∆ked. ↓

※這是健剛健/KGK※

註:寫手挑戰/練習-【一個驚喜】

-------------------

再次,托柚子跟I姐的福我才有辦法稍微腦補一下CC最新的小黃歌。
他們被我逼得也是辛苦了。
「所以你說的頂是怎麼樣的頂法呢可以用兩千字描述一下嗎?」 
「所以那個扭腰呈現感覺是怎樣呢是很煽情還是很頹廢呢可以用兩千字描述一下嗎?」 
「可以全部用兩千字描述─...」(這人到底想幹嘛) 
到時候出碟感覺肯定跟我想的有所出入吧,沒辦法我也不在現場呢(攤手) 

要是真的相距甚遠,只好再寫一次了啊(別

另外,要是連結又打不開請不要害羞有禮地告訴我。

---------...

あなたがいて あなたといて

『剛健』

''あなたがいて あなたといて''

''あなたがいる あなたといる'' pic.twitter.com/LSA4YClnxo

— Morino (@GoKen_Morino_)    July 28, 2017 


我覺得FUNKY MONKEY BABYS 「希望の唄」這歌詞超配剛健,喜歡到拿這首歌當來電鈴聲。


真心覺得一生中能遇到個這樣的人,能夠有一段這樣的關係(先不管是現實還是架空)

此生足矣。

『精分光自言自語』
你知道孔雀的叫聲很難聽嗎?

《健剛健/KGK》Get N∆ked. ↑

※這是健剛健/KGK※

註:寫手挑戰/練習-【一個驚喜】

-------------------


「好的,那就麻煩你們了。」


森田掛上電話,將手裡的菜單隨手扔在電話旁邊。拿起擱在床上的舞台劇劇本讀起來,一縷捲髮遮到眼前,森田用手指輕輕將礙事的頭髮往耳後攏去。


幾小時前,才剛結束一場巡迴演唱會。在六人團體中有三個團員開開心心地跟著美食通長野去吃飯之餘,自己卻獨自回到下榻飯店叫客房服務。

其實也沒有覺得多寂寞,畢竟自己的工作行程很滿,只要一旦開始忙碌起來就不會有閒暇心思去管其他事情。

所以才有人說,會胡思亂想根本只是因為太閒了而已。...


夜鶯玫瑰─番外:《仲夏夜》

註:寫手挑戰/練習-【幫對方吹頭髮】

----------

在連窗外那些星羅棋布的鋼筋大樓都陷入寂靜的時間點,讓夜色染黑的室內僅挑著盞鵝黃色的書桌燈。專心於眼前的工作,正煩惱這裡該短一些還是長一些好、那裡用圖樣還是素色好的時候,被人從身後突然擁上。

「還沒畫完?」

微涼的精瘦手臂環著自己的肩膀,溫熱的吐息就近在耳際。

「沒。」

健隨口回他,還是那全神貫注的狀態,並沒有被對方這無預警的舉動嚇到。手裡色筆沒有停的繼續描繪設計圖。倒是在感覺到什麼濕涼的液體滴上後頸、沿脊椎線往下滑落腰際的時候起了很激動的反應。

「嘿!」說著用手肘往後頂,「去吹頭髮。」

不要。他說,任性的語氣。頂開了左...

『精分光自言自語』
第三抽:「一個驚喜」
上一抽的「幫對方吹頭髮」其實寫好了。


可是這麼剛剛好呢。我聽說有人想看某人被●得哀哀叫,有人想看ㄐㄍㄐ/JGJ,還聽說巡迴控上有舞蹈很糟糕是吧?



我知道了。


(是知道了什麼鬼東西啦)

『にこ健』その449
真是貼心的小妖精。
可以快進到出碟那天嗎時間...

p3、p4的健ちゃん簽名球照片來自推特。總覺得大家簽名球上的簽法都改變得差不多了健ちゃん始終如一。


然後健ちゃん果然是用6+吧?讓我想到友人啊為了要跟健用情侶機(迷妹心態大家懂),在前一支手機壞掉的時候開開心心(?)跑去手機行續約,結果因為6代正值優惠全換光了,不得已(!)換了個高一檔換到7+的故事。

還在那邊給我心情不好個什麼鬼。

雖然我的手環那時候清潔過頭整體氧化時我也是快崩潰了。(捂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16-

找了個樹蔭,重重地往後倒上綠茵茵的草地,剛吁口氣、伸出一隻手擋在眼前。


陽光穿過樹葉枝枒照在虎斑貓身上,在剛的條紋上衣上頭點綴出金色的迷彩。透過指間看到藍天裡飄過好些朵白雲,棉花糖似的。黑色的尖耳朵抖聳了下,聽見河岸邊蘆葦隨風搖所發出的唰唰聲響。


天氣有些熱呢。剛打了個哈欠,將四肢大大地伸開,張開爪子,藉此來稍微散掉一些暑氣。

雖然身為一隻短毛貓,剛卻不太喜歡曬太陽。

因此,在這種日正當中的時刻跑來遮蔭少得可憐的河岸邊,基本上不是剛會做的事情。


是MABO告訴剛,河岸這裡長有很多酢漿草。

他是為了找四片葉子的酢漿草給健才來的。


主人曾說過,四片葉子的酢漿草很少見,...

『Kuruma de Gourmet 』vol.743

肉肉!肉肉!

『絵』貓咪時鐘

參考2p.

那個猫時計啊,樣式超多。

『精分光自言自語』
我覺得膝上襪是王道。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
1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