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鴨
捉摸不定精分怪
評論點讚很感謝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20-

「晚安囉,博,小准。」

和客房的友人道過晚安之後,坂本掩上門,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摁下房間的電燈開關,日光燈的鵝黃光源消失,室內頓時漆黑一片。

坂本嘴裡唸著「嗨咻...」地爬上床就寢。一抹黑影跳上床頭,用小小的頭顱輕蹭了坂本的鼻子。

喵。

睜開一隻眼睛,在黑暗中坂本隱約可以看到兩個閃著熒光的小點。

坂本溫柔輕笑,從被子底下伸出手摸摸花貓的頭。

「晚安,小健。」

健舔舔坂本的眉宇回道晚安,乖乖地在坂本的枕頭邊窩下。可是埋在前爪後面的一對靈氣貓眼毫無倦意,不停地眨啊眨的。好不容易等到坂本開始打呼,健咚地跳下床走到門邊,往床上的主人看一眼後,悄悄鑽出臥室。

----------

健躡手躡腳穿過走廊、經過客房,下了樓來到客廳。

坂本上樓前已將客廳通往庭院的紙拉門給拉上,月光滲過米色的障子紙透進屋內,撒下一片朦朦朧朧的乳白色。健豎起耳朵仔細聆聽,警戒地環視四周。接著,用小小的爪子努力推著拉門。


慢慢地拉門鬆動了,就在木門讓貓咪給推出一條縫的剎那,一道銀黑色的身影倏地竄進來。健沒來得及反應就給撞個滿懷,抱住對方,兩隻貓因著作用力在地上滾了幾圈。


「你─...」

被壓在榻榻米上的健正想出聲怪對方的莽撞,才開口就立刻被吻住。

喵唔唔...

剛粗糙的貓舌強勢掃過健的口腔,恣意地和健的舌頭糾纏在一塊兒。牙尖不停嚙咬健豐滿柔軟的雙唇。健被親的有些不知所措,瞪著雙眼忘記要閉上,伸出的雙手抓亂了剛沾上月光的漂亮黑髮。

「喵啊...」健在剛稍微分開相黏的唇瓣時抓緊機會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剛,怎麼了...」

「沒什麼。」

剛說話時還不斷親吻健的嘴角,「只是想親親你罷了。」語畢,覺得健換好氣的剛又逕自把舌頭探入健的唇縫。

「唔喵嗯...」


一直到健再次無法呼吸而開始捶打剛時,虎斑貓才不情願地鬆開他。扶著健的背讓他坐起身,拉好健那件亂了的上衣。

「真是的,都要窒息啦。」

健吐著舌頭說這句抱怨時的表情沒有絲毫不開心,話語間的銀鈴竊笑也讓他聽起來撒嬌成分居多。看著這樣惹人憐愛的健,剛逆著月光又湊近,柔柔地在健的唇上碰一下。

「怎麼了嘛。」

在剛用嘴唇蹭他太陽穴附近的褐髮時,敏感的健這下真察覺到今晚的剛有些古怪。嘟起嘴巴思考了會兒,遲疑地開口:「剛,在介意今天下午我告訴你的事嗎?」

虎斑貓的尾尖抖聳了一下,被說中心聲讓剛下意識往後避了些,也不敢直視健。

「不是說了都過去了嗎?現在我真的真─的不要緊了。」健牽起剛的手。剛眼角的餘光撇到健用那沒有指甲的拇指指腹摩娑自己的手背。

一旦意識到之後,就會無法控制地去在意。剛再次體認到硬要健挖開過去舊傷的自己真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癡,因而又沉下臉。

「健,為什麼你能這麼堅強呢?」

剛不捨地看進健笑彎了的雙眼。在那無雜質的清澄眼底,小小的貓咪到底背負了多深沉的噩夢,剛真恨不得能幫健分擔。

「為什麼...都遇到那種事卻還是能笑得這麼燦爛呢?你的內心真是純淨到不可思議啊...」

健聽到剛這麼形容自己,不但沒有欣喜的神色,反而苦笑著搖頭。

「純淨?哈...我一點都...不純淨啊...你這麼說也...啊...其實、其實我...那個...」健結結巴巴的慌亂話音逐漸轉弱,剛不由得往健靠近了些。


剛...你總是...用一種看著什麼美好事物的眼神...看著我呢...我...

「健,你說什麼?」

健的聲音很細很小,剛幾乎要聽不見。

吶,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就連准一都不知道的...你也不要告訴其他動物喲...

「什麼?」


「我...是知道那個人是壞人,卻還是吃了他下藥的東西的。」


健隱藏心底多年的真相讓剛為之愕然。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啊,那時雖然還只是一隻小小貓,可是已經知道怎麼看人類臉色了。因為我很聰明。」

健把頭垂得很低,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跟他的尾巴一樣在顫抖。

「能被坂本主人帶回家,我真的真的很開心喔。只是,坂本主人沒多久後就變得好忙,幾乎每天都不在家。回到家也對我漠不關心,甚至經常忙到忘記餵我...我受不了,才會一天到晚跑去找准一的。」


剛瞪著眼,不敢相信健口中所說的坂本會跟現在對健呵護得無微不至的坂本是同一個人。


「當那個男人拿著貓罐頭在公園誘使我,我那時候心裡想的是...」

健做了個深呼吸,艱難地啟齒,「要是我跟他走,就能讓主人後悔丟下健的話...」

「健,可以了。」剛鎖著眉,出聲打斷健。

畢竟接下來的話又要健自己來說出口,太殘酷了。

健猛地抬頭時已經滿臉淚水。

「得救以後,我因為傷口感染而發了幾天的高燒。但每當因為不舒服而醒來、看到坂本主人寸步不離的在我身旁照顧我的時候,我還因此覺得...很開心...覺得...太好了,主人、主人哪裡都不會去了...可是後來,我發現主人連做了兩個月的惡夢...主人驚醒後,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在哪裡,一定要看見我睡在他旁邊才會鬆一口氣...就連...就連現在也...偶爾會做我被帶走的夢...」

健抱著尾巴低泣,眼淚撲簌簌落進榻榻米上交織的藺草之間。

「所以,不要再說我純淨了!我是一隻內心骯髒的邪惡貓咪!我就是這樣不擇手段也想把主人綁在身邊的壞貓,我根本就不值得被─...」

「夠了!健。」

虎斑貓往前一撲將花貓擁進懷,按住健的頭將他往自己頸間埋。

「你一點也不骯髒,也不是什麼邪惡的壞貓咪。你只是很寂寞吧?」


喵嗚...

被觸到內心那一點讓眼裡潰堤的淚水模糊了健的視線,健以像是抓住救生浮木般的力道緊緊攀住剛的肩膀,抽抽噎噎地哭起來。

「嗚嗚...很寂寞啊...喵啊...」

健的眼淚不斷湧出、浸濕剛的領口。剛抱緊健顫抖的身子,一言不發。


在數個寂靜的深夜,小貓被獨自留在空無一人、陌生的公寓。強忍飢餓與睡意趴在窗台上殷殷期盼主人回家,卻怎麼也等不到。

剛突然很感謝現在的坂本把健盯得這麼緊,呵護得無微不至了。


不管是活潑熱情的狗狗、看似高傲的貓咪,還是兔子、倉鼠、小鳥...對飼主來說,寵物可能不是生命的全部,但在寵物們的心中,主人就是全世界。

想起了自己的主人井之原快彥,剛暗想明天還是乖乖待在家陪他吧,別老是跑出去的好。


「就算這樣,我還是喜歡你。」

剛在健釋放完長年來禁錮自己的枷鎖後,才慢慢地、憐愛地親吻健的髮旋。

「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也不會離開你的。請你盡情依賴我。」

剛壓低的溫柔嗓音就在健的耳際,字字句句都直達健的心扉。

「把你的未來交給我吧。不管什麼事,不管去哪裡,只要你希望,我都會陪著你。」


嗚...

小花貓哭得亂七八糟、不停用手背抹臉,胡亂點著頭。剛笑了,低下頭跟健碰了碰鼻子。

「只是...唔嗯...」

健哽了下,因為有點呼吸不過來而不斷抽氣。

「只是,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一起去外面玩呢。這一點...有些可惜...」

「不要緊的,我們能夠像之前那樣...我會為你帶來所有好玩的東西,會給你講述所有新奇的故事...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會盡全力滿足你。」

剛拍拍健的背,伸出舌頭舔去健的眼淚。淚水在舌尖化開,好鹹好鹹。

「一直到我們可以牽著彼此在外面散步的那一天...不,甚至是那一天以後,我都會在你身邊。」

健嘟起嘴點點頭,臉上的淚痕讓剛給舔得差不多了。

「那...可以...先答應我一件事嗎?」健說,熱呼呼的臉蛋上泛起了瑰紅,原本抓著剛肩胛的雙手往上環住剛的脖子,哭泣過後的扁扁嗓音聽起來軟綿綿的。


「吶...只有剛可以做到的事...」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