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鴨
捉摸不定精分怪
評論點讚很感謝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23-

剛舔舔肉球、洗過臉之後打了個很大的哈欠。

吃飽喝足後就睏了。

懶散地趴在窗台邊,眨眨倦意十足的雙眼看著窗外天空飛過的幾隻麻雀。

麻雀啊,好想抓一隻給健呢,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把下巴靠上自己交疊的前掌,剛想自己的小情貓了。不知道健有沒有在想他,剛甚至開始胡亂猜測那隻大阪貓會不會趁自己不在就對健出手。

畢竟,健是這麼柔軟、這麼可愛,不管是哪隻貓都會心動的啊。不過,這麼棒的貓咪是只屬於我的。晃著小小的貓咪腦袋,剛幸福地嘆了口氣。

剛是如此專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以至於門鈴響起、井之原去應門的聲音都沒有聽到。所以,在MABO無預警地一把將自己叼起來的剎那,剛才會嚇得大聲慘叫。


「你叫太大聲了。」杜賓犬瞪著銅鈴大眼面對眼前炸開了尾巴毛的虎斑貓。剛弓起背擺出戰鬥姿態,驚魂未定地呼哧喘氣。

「你你你...嚇誰啊! 」

「是你自己笨,你的主人井之原已經叫過你了。」

MABO在剛身邊盤腿坐下,手裡拋著太一給他帶出來玩的亮綠色網球。

「你來幹嘛啦。」

剛不開心地用腳踢杜賓犬修長的脛骨,踢得MABO直喊疼。MABO乾脆大手一抓握住剛纖細的腳踝,虎斑貓喵地一聲往後栽倒在木頭地板上。

「太一說他很久沒跟井之原一起喝酒了,就順便帶我來囉。欸,這不重要啦,你啊...」無視剛低下耳朵做出威嚇的模樣,MABO換上想探聽八卦的表情,抓住剛的腳踝就將整隻貓往自己拉去。

「你跟那隻少爺貓...進展得如何?」

一被問起健的事情,原本還因為被MABO捉弄而氣在頭上的剛瞬間表情都軟了下來。

「啊...」虎斑貓紅了尾尖,害羞地搔搔臉傻笑起來,「我跟健開始談戀愛了...」

「什麼啊!」

MABO沒預警地被閃一臉,受不了地推開剛。

「虧你當初還這麼不看好後街的柴犬跟倉鼠,現在你自己還不是跟小公貓談戀愛了嗎?」

「哎呀...我是貓啊,性情難以捉摸的,總是會改變嘛。」剛咧嘴笑得很開心,「倒是你,什麼時候想定下來啊?」

「哼,我才不想定下來。再說太一好像也沒有要幫我找新娘子的打算。」MABO說到這,突然聳聳耳朵。

「井之原難道都不會想幫你找新娘嗎?」

「不會。因為就我知道的,他認識的人裡面不是養狗就是養公貓,所以我也不會被硬湊對。」剛無所謂地回答。

「再說我已經有健當我男朋友了。」

「你傻啊!你真以為人類在乎嗎?而且你們都是公的,人類只會當作你們是感情好而已!」MABO無奈地賞了自己這天真到可笑的貓咪好友一記拳頭。「要是沒有給你找新娘的打算,該不會你主人是想給你結紮吧?」

一聽到這個詞彙,剛瞬間半個身子都僵掉了。

「結結結結結紮?為什麼要結紮?」

「因為你已經成年啦!為了不讓你去外面隨便的讓別的母貓懷孕...」

「我才不會去外面找別的母貓!」剛驚慌地大聲喵叫澄清,「我只喜歡健一隻貓!」

「就跟你說啦,這些事情我們動物知道,人類不知道的啦。」

「一定有辦法讓人類知道的!」

「欸,你要去哪?」

MABO一頭霧水地看著大動作站起來就要往窗外爬的虎斑貓。

「我要去找健!」

「等一下,你—…」

門鈴又響了。

「打擾了~」

健跟在同樣說著「打擾了。」的坂本身後從走廊外探頭進來。穿著一件白色塗鴉上衣配水色七分休閒褲,臉上一如往常掛著甜甜的微笑。

「健!」

剛還沒來得及撲上前,一隻摩卡奶油色的貓便從旁邊鑽了出來。


「啊!」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