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鴨
捉摸不定精分怪
評論點讚很感謝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24-

「喂!不可以打架!」


聽見客廳傳來的騷動聲,正在介紹太一給坂本和長野認識的井之原連忙趕來一探究竟。正好撞見自家的貓往一隻長毛暹羅的尾巴一口咬下的畫面。

「抱歉啊,長野,我家的剛太兇了!真的很對不起!」井之原不好意思地抱起張牙舞爪的虎斑貓,一邊對新認識的朋友連聲道歉。

長野看著蹭步到自己腳邊一臉無辜的准一,擺擺手表示不要緊。

「不要緊啦,是我們擅自來剛的地盤打擾了,我們才該說抱歉呢。」

「剛你真是的!對新朋友客氣點啊!你這樣子─...」

井之原手裡揪著貓正氣在頭上,褲腳突然被什麼倒鉤似的東西給鈎了幾下。低下眼,只見坂本家的小健正著急地用小小的爪子抓他的褲管。

咪嗚嗚,剛不是故意的啦。

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花貓的表情彷彿正這麼對井之原說。看到小健這可愛的樣子,井之原的心都要化了。放下手裡尾巴夾在雙腿之間的虎斑貓,井之原懲罰性地戳了他的鼻頭。

「看在小健給你求情,這次就放過你。不過下次再這樣就不給你魚乾吃了。」

柔軟的肉墊才觸到客廳的木板地,虎斑貓便立刻貼上花貓,不斷用毛茸茸的頭磨蹭花貓的小臉蛋。長毛暹羅貓見狀也不甘寂寞地湊了上來。礙於才被井之原念過,剛沒有表現出方才見面時那種來勢洶洶的氣勢,但仍壓低了喉音威嚇對方。

「你們家的剛真的很喜歡我們小健耶!」

從包裡拿出自己為今晚飲酒會準備的下酒菜,坂本不可思議地看著那隻拚了命想將暹羅貓從三色貓身邊支開的美國短毛貓。

「長野,你的准一也是,在家裡黏小健黏得好緊啊。」

「就是說啊。」

長野正在幫坂本擺設那些裝有下酒菜的保鮮盒,聽見坂本提起後也露出無法理解的神情。

「啊哈,還好我家養的是狗,不然三隻搶一隻怎麼得了啊。」國分太一摸摸來到自己身邊的杜賓犬,開玩笑地說。懶得管那些爭風吃醋的貓咪們,MABO在太一腳邊趴下,懶洋洋地打了哈欠。


「你們這些傻貓,難不成真以為健是女孩子嗎?不是所有的三色貓都是母的好不好。」井之原捏捏剛的後頸試著讓他鎮定下來,口中不忘取笑他。

「難道你過得太爽,貓咪的嗅覺跟直覺都鈍化啦?」

誰退化了啊!我當然知道健是公的。剛沒好氣地瞪了井之原一眼。

「哈哈哈,但要是小健真是女孩子,說不定可以讓他們生小貓呢。」坂本笑著說道。

「說到生小貓啊,剛沒打算要結紮嗎?」長野拿過一罐啤酒後突然想到似的提起,「像准一的話,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讓他和其他的貓生寶寶呢,因為他是有血統證明的貓咪。」

「哇!也太帥氣了吧?小准是貴族貓啊!」

「哈哈哈,沒這麼誇張啦。」井之原轉轉手裡的鋁罐,「我們剛嘛...雖然小時候獸醫曾鑑定出他是美國短毛貓,但因為他是被丟在路邊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血統到底有多純...不過小貓什麼的,想想還真可愛呢。坂本呢?」

「欸?健啊?」坂本正將牙籤一根一根插進保鮮盒裡的醬燒花枝塊上,聽到井之原點名自己後放下了手邊的工作。

「公的三色貓大多沒有生育能力的,所以也不用特意結紮啦。」

「這樣子啊...喂,剛,別總是黏著別人家的小公貓了,你真的有一天會把小健舔禿欸!」看著從剛才就不停在給三色貓理毛的虎斑貓,井之原打趣地說:「看你這欲求不滿的樣子,給你找個女朋友好嗎?」

『我不需要!我已經有健當我男朋友了!』把健拉進自己懷裡,剛喵喵叫了起來,想糾正井之原的用字遣詞。

『你跟人類說這個幹嘛啊,他們又聽不懂。』沒能搶到健身邊的位子,准一沒好氣地在一旁咕噥。

『你閉嘴,大阪貓。』剛凶巴巴地回嘴。准一瞇起眼朝剛做個鬼臉,悻悻然地到門柱邊給自己舔毛去了。情敵才走開剛就表情一變,轉而用鼻吻溫柔蹭著健的耳後。

『健,別擔心喔,我不會去找別的母貓的。』

『可是...』健的反應卻有點異常,剛停下摩挲健的動作,迎上花貓怯怯的眼神。

『要是主人硬是幫你配對呢?畢竟...人類的行為是絕對的,再說,很多母貓都比我可愛。』

『健,我說過你是我遇過最可愛的貓咪了吧?就算今天主人帶了一隻超性感的大胸部波絲貓洋妞在我面前,我也不會被誘惑的!』剛信誓旦旦地說完後,換上一臉擔心的表情:『健,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啊...只是...你總有一天還是會覺得母貓比較好...』


喵啊!

圍著方形餐桌而坐的四名成年男子原本喝得正歡,突然聽見一陣刺耳的貓叫。嚇得抬起眼一瞧,只見長毛貓眨著湖水藍眼睛獨自一隻坐在連接客廳和飯廳的走廊上,無辜地甩動蓬鬆尾巴。


喵,別這樣盯著我看啊。一下被四對眼睛同時注視,准一尷尬地喵喵叫。

「咦?剛和健呢?」長野詫異地問道。

太一說:「去別的房間玩了吧。要MABO去找找嗎?」語畢還拍拍愛犬的頭。

「別擔心,我家裡門窗都鎖得好好的,他們不會跑出去的。」井之原說著又給坂本遞過一罐新的啤酒,咬住自己的罐口思考了會兒後繼續說:「啊...不過我想我應該還是不會給剛結紮,剛的行為至今也沒偏差。我也沒有很想要他生小貓,所以順其自然就好了。」


原本趴在桌子底下打盹的杜賓犬突然站起來,抖抖身子,做了個拉伸之後往客廳走去。

『他們呢?』MABO用手指輕扯自己的鉚釘項圈,走到准一身邊時悄聲問他,『原本不是理毛理得好好的?』

『原本是啊,但井之原主人不是開玩笑說要給剛找女朋友嗎?他們兩個就開始談母貓的話題,講到一半剛突然發瘋,抓著健的手就把他給帶走了。』准一聳聳肩,隨手往兩隻貓消失的走廊盡頭指去。

MABO抬起頭往空氣中嗅了嗅。


『啊...讓他們倆先獨處一下吧。』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